首頁新聞中心 我們又是冠軍! 電競你在中國真的不配有姓名嗎?
我們又是冠軍! 電競你在中國真的不配有姓名嗎?
作者:天磊資訊        發表日期:2018/8/30         來源:www.

在 亞運會 電競 英雄聯盟 首日比賽后,韓國隊中單李相赫(Faker)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聽說比賽會在國家電視臺播出,所以很想贏。”但在 中國,雖然亞運會的獨家版權在央視手里,卻因為廣電總局重新印發的《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電子競技 項目的比賽始終還是沒能登上大雅之堂。比賽當日不斷有粉絲在微博詢問:“哪里能看直播?”,最終選手簡自豪(UZI)的粉絲整理了一份比賽直播地址,而幾乎無一例外這些地址都需要翻墻觀看。國內的電競迷一邊羨慕韓國粉絲可以在國家電視臺觀看比賽,一邊在微博自嘲:“你是在陰間看的直播嗎?”

在電競迷看來,電子競技項目首次出征亞運會是值得慶賀的歷史性事件,上一次電競迷歡呼電競與傳統體育之間的界限越來越小還是人皇sky入圍勞倫斯最佳非奧運動員。12年過去了,盡管電子競技在年輕人中的號召力幾乎已經碾壓傳統體育,但似乎在主流媒體中,電競始終沒能擁有自己的姓名。

那些年受過的誤解卻是王思聰的夢想

英雄聯盟戰隊RNG的明星選手簡自豪(UZI)曾在一個采訪中說自己小時候沉迷打游戲,父母經常要去網吧抓人。在最初收到英雄聯盟職業戰隊的邀請時,簡自豪的父親對兒子的前途非常擔憂,孩子高中還沒上完就要靠打游戲為生了,但最終沒能說服兒子的簡爸爸只能讓兒子去試一試。這一次放手成就了傳奇選手UZI,他是目前英雄聯盟世界范圍內最知名的選手之一,每次世界大賽前的選手采訪都會被其他選手評為最強ADC。

同樣不被理解的窘境,在其他職業選手身上更加明顯,上海newbee俱樂部的經理佟鑫曾在去年年末懶熊的體育峰會中接受網易體育的專訪時說,俱樂部成立初期,選手的父母曾數次上門要求自己放了孩子,為佟鑫“出謀劃策”:“你就跟他說他不是這塊料,讓他自己走就完了。”甚至有職業選手談戀愛,女方父母一聽說男方的職業是電競選手就很強硬得要求女兒立刻分手。佟鑫不得不周旋在家長和選手之間,盡全力留住好苗子。

在絕大多數中年人心中,電子競技就是打游戲,職業選手與街頭混混無異,都是不務正業無所事事、成績差不學好的混子。但隨著用戶基數的不斷擴大和資本入局,年輕人已經把電子競技當做一個可以月入10萬的新興職業,甚至一份夢寐以求的職業。

在中國,無數游戲青年的終極夢想就是成為職業選手。兩周前,IG戰隊創始人王思聰終于得償所愿以職業選手的身份登上LPL(國內英雄聯盟職業聯賽)舞臺完成了自己的首秀,盡管職業選手王思聰的表現實在差強人意,但無數關于王思聰和這場比賽的話題登上熱搜。賽后王思聰以選手身份接受采訪直言這次嘗試是圓自己的一個夢。


王思聰以職業選手身份出戰聯盟比賽。

而然在上升到職業的程度,與傳統體育無異的是,職業選手與普通人的差距是巨大的,水平中上游的王思聰在職業賽場上也只能被群嘲,在中國龐大的游戲人口中能上升到職業選手這個金字塔頂端的人群不足1%。跟傳統體育同樣的還有高強度的訓練,一個職業足球選手每天訓練的時長大約在2小時,乒乓球運動員每天的訓練時長在7小時左右,而電子競技選手的日常就是吃飯睡覺訓練,訓練賽通常安排在凌晨,訓練賽結束之后選手有時還會去韓服打rank算作加練,統統算下來之后一個電競選手每天訓練8--10小時是常有的事。這個訓練還伴隨著高強度的賽程:國內的聯賽、洲際賽、世界賽、邀請賽、杯賽。電競社區伐木累的創始人周豪曾對網易體育說電競選手絕大多數都很單純,有些甚至與社會脫節。

但同時,作為普通受眾,尤其是低齡受眾,電子競技有它的原罪,且不論游戲中暴力血腥的場面。在行為引導上,喜愛足籃都能引導你運動,至少起到了強身健體的作用;但擁有電競夢想又苦不得志的人大有人在,這里必須說明一個殘酷的現實,成為職業選手更多的是靠與生俱來的天賦,期望苦練成才的人多數只能賠上自己的健康甚至未來。

資本入局 電競入亞是必然趨勢

去年在鳥巢舉辦的英雄聯盟世界賽總決賽被炒熱的天價票讓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關注到這個行業,實際上,在年輕人中,電子競技早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17年英雄聯盟s7總決賽的觀看人數超過NBA總決賽,在營收上,2017年網絡游戲的全球收益為1160億美元,傳統體育所有項目相加也不過1400億美元。在產業規模上,相比還在苦苦探討如何實現商業化的排球、乒乓球,電子競技行業,以英雄聯盟為例,在國內已經有了相對成熟的商業體系,國內的一級聯賽、二級聯賽甚至包括民間賽事都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和強大的購買力。今年RNG俱樂部將自己的新主場設在北京,比賽門票通常在比賽前一周的周一開售,而幾乎周一一開始售票就會全部售罄。

S7在鳥巢的總決賽前門票已經被黃牛炒到8萬一張。

電競愛好者主要集中在大學生和網絡文化下成長起來的千禧一代,不光在中國,在歐美國家,觀看電子競技比賽的青少年也呈倍數增加,BBC曾經有一篇文章解析了英超聯賽季票的銷售為何每況愈下,得出的結論之一就是年輕人不愿意走進球場,相比之下他們更愿意窩在沙發里喝著可樂觀看一場電競比賽。與中國直接相關的是,在歐洲電子競技戰績每況愈下的形勢下,中國的電子競技成績卻一路狂飆,成績好帶動了更多的粉絲關注比賽、俱樂部和選手。

在這個大環境下,電競入亞甚至電競入奧似乎已經有些勢在必行,傳統體育已經越來越難拴住年輕人的心,失去年輕觀眾,就意味著失去未來,電子競技原本就作為一種新生事物對年輕族群的影響力毋庸置疑。顏強曾經說現在已經不是電競要來抱傳統體育的大腿了,而是傳統體育要抱緊電競的大腿。看重這個影響力的不光有奧委會,還有資本。2017年,京東和蘇寧相繼全額收購了電競戰隊征戰LPL,而職業聯賽擴軍后新入局的戰隊包括視頻網站bilibili的戰隊BLG、全球主板領軍企業玩家國度的戰隊RW等。

電競戰隊BLG的粉絲在LPL現場助威。

而在推行入奧的進程中,電子競技看起來也來勢洶洶,一手將電子競技帶入亞運會的亞洲電競協會主席霍啟剛曾在電競峰會上主張將電子競技稱為電子體育,本質上電競與棋牌類項目并無區別,在相同的規則下雙方公平比拼實力。賭王兒子何猷君在創立了自己的電競戰隊V5之后著手成立了澳門電競總會并出任會長;王思聰是國內最早涉足電子競技的一批人,他的戰隊IG是最早加入職業聯賽的戰隊之一。這些二代公子們無疑擁有巨大的影響力,除此之外周杰倫、余文樂都成立了自己的電競戰隊。

何猷君和王思聰在澳門電競總會成立儀式上的合照。

在職業選手身上,人們看到的是自己年輕時的夢想,一局簡簡單單的游戲能感受到逆境中他們的咬牙堅持,能感受到翻盤點的瞬間爆發和最終獲勝時刻的激情。電競迷常說:“電子競技,菜是原罪。”這里沒有多余的寬容,卻有成長的人情味,無論是誰打得不好都要在微博上“出來挨打”,但也能看到S7兩支中國戰隊雙雙半決賽失利后粉絲圍在選手大巴車旁痛哭著對選手說:“明年再見”。

電競賽程過半,兩塊金牌,英雄聯盟項目結束后6個大男生在頒獎禮前舉著國旗跟獲得銅牌的中國臺北和獲得銀牌的韓國隊一一握手,幾個月前RNG戰隊出征季中邀請賽,在決賽中戰勝韓國的KZ戰隊獲得冠軍,出征前隊員們特地在機場舉著國旗拍了一張照片,而幾個月后這面國旗在雅加達亞運會的現場升起。亞運會前中國隊的中單蘇漢偉(Xiye)在采訪中說自己最近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能代表中國隊出征亞運,簡自豪(UZI)說:“能夠參加亞運會我真的很激動”、“我們從頭到腳換上了中國代表團的統一服裝,左胸口音量上五星紅旗,后背是大寫的'CHINA'。”

左胸口印著的中國國旗對選手們來說是沉甸甸的使命感。

海外游戲直播平臺twitch的直播頁面中中國網友集體刷起了“起立唱國歌”。不知道這個時刻在中國有多少渴望電競擁有姓名的年輕人站在屏幕和廣播前,聽著國歌或許還默默掉了眼淚,從我們是冠軍到我們又是冠軍,中國電競的腳步,絕不會停。

                                                                                                           ---快咨詢----


上一篇ICP許可證對P2P平臺的重要性
下一篇領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通知-(2018)第19批
  • 聯系我們
  • 服務電話
  • 400-668-6638
  • 電子郵箱:800822992@qq.com
  • 北京總部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小馬廠6號華天大廈1001室
  • 深圳分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濱河大道5022號聯合廣場A座3301室
  • 海南分公司地址:海口市國貿大道CMEC(中機大廈)13樓 1308房
  • 關注我們
  •  
  • 二維碼
天磊咨詢2017?版權所有.京ICP備17042306號